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逍遥小王爷】(02)【作者:enhenga1】
【逍遥小王爷】(02)【作者:enhenga1】
字数:41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皇妹给我打飞机

  躺在床上,褚锦的手一直没有离开欣月软和娇嫩的蓓蕾,很快便睡了过去。
  这次的梦让褚锦陷入恐慌,他发现自己在这个梦里无法和任何人产生互动。他就像是一个摄像头,被固定在一处看着另一个褚锦一点一点的长大,直到最后在他和欣月发生关系的那间房里服毒自尽。

  褚锦所在的褚家是盛颜帝国的一个晚景极为凄凉的武将世家,说是满门忠烈一点也不过分。在帝国建立之初因战功显赫被封王,且为世袭制王爵,只是没有封地。经过一段漫长的传承之路,算上褚锦,打他爷爷那辈开始褚家已经渐渐走下坡,直到褚锦这一代,都是一脉单传。

  三年前褚天刚领兵越天险欲要进入大山里练兵时遇到山体塌方,褚锦就成了褚家最后一个寄托帝国希望的褚家人。只是现在天伦大陆三分天下,盛颜帝国朝野之上党派林立,他们都忘了今天的太平盛世得来不易,一个个都淡了治国的心思,都在想着怎么才能得到更多的权利和金钱。

  没有战事发生,军饷一年不如一年,能真善战的将军有的选择卸甲归田有的安于享乐,吃着朝廷的俸禄却对军营里发生的事不闻不问,有些将军更是加入到朝廷的党派之争中。

  褚家一连三代都是一脉单传,到了褚锦这一代,因他无法习武,传承不了褚家的枪法也成为不了一名将军,所以愿意和他交往的人就更少了。褚家传到褚锦这一代,除了王位之外褚锦连军权也是保不住,褚天刚死后褚家在盛颜帝国的影响力直接降到低谷。

  褚天刚死后褚锦发了疯的投入到传承褚家家传枪法中,醒了练累了睡,一年到头都很难有几次外出,就是当今圣上知道后也曾亲自来到褚家想要开解褚锦。做样子也好,是真的关心褚锦也罢,圣上的举动让处在绝境众的褚家得到喘息的机会,至少褚家还在圣上心里,褚锦的王爵和命算是保住了。

  大家都很羡慕褚家,他们却有意忽略了在褚家人丁兴旺时一场大战后褚家白绫漫天飞舞的凄凉场景。褚锦为此觉得很窝火,只要一出门到哪都能听到闲言碎语,褚锦因为无法习武,还是褚家的独苗,整个褚王府唯一一个姓褚的人,他带不了兵却继承了王爵,不需要再上战场却能够作响荣华富贵。

  跟中羞辱鄙视的话传进褚锦耳朵里,最后他终于支撑不住选择服毒自尽。
  「煞笔!」看到和自己同名的褚锦居然舍弃王爵选择服毒自尽以告世人自己也是条汉子的做法实在太过幼稚。

  在旁观者褚锦看来,国家强大可不仅仅是武力上的强大。

  「锦儿,圣上宣你,快起进宫面圣。」褚锦躺在床上,虽然心里给另外一个褚锦做出简短的二字评语,但是他眼角的泪却抑制不住的流了下来,泪水模糊视线,门外忽然传来一道几幅磁性的柔声。

  这个声音褚锦认识,这是当今圣上的妹妹,颜雅心,也是褚锦的二娘,和父亲褚天刚是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这是帝王家捆绑褚家的手段,只是爷爷和父亲都对奶奶和母亲太专情,圣上就算知道也只是当作例行公事把皇妹送到褚家就算齐活。这一手可以防褚家有异心,同样也让褚家明白皇庭和褚家其实是一家。
  「这尼玛不是梦。」褚锦猛然惊醒,他不是没做过梦,这明显和自己以往做的梦有很大的不同。

  「锦儿?面圣可耽搁不得。」二娘继续柔声催促,褚锦赶忙给出回应,此时欣月也醒了过来,褚锦按住她让她老老实实的躺着,随后再看了一眼狼藉一片的大床,他心里无比后悔。

  不是后悔把第一次给了一名丫鬟,而是后悔没有仔细的体会这个过程。
  在欣月娇嫩的乳头上亲了一口,褚锦交代道:「你现在的情况不适合下床,我会让人给你送吃的,你安心的躺着,我要去面圣了。」

  说着褚锦凭着多出来的记忆找到一身华丽的朝服,只是他废了半天劲愣是不知道该怎么穿。欣月见状赶忙起身走到褚锦身后伺候他穿上衣服。

  穿好衣服后褚锦转过身,看到欣月赤裸着身体蹲在地上给他穿鞋,褚锦心里莫名一痛,特别是看到她大腿上的血痕,褚锦一把将她抱在怀里送回床上。
  盖好被子之后王文把手伸到被子里,揉弄她的乳房微笑道:「这次就原谅你了,以后再敢不听我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嗯……不,不敢了,以后都不敢了,王爷快去快回。」褚锦说着手上猛的一使劲,欣月马上闭上眼睛舒服的呻吟出声。

  在欣月嘴上亲了一口,褚锦才心事重重的走出房间。这趟出去估计不会有什么好事,现在朝廷面临的是帝国储君的挑选,他估计自己让人给暗算了。

  推开门,褚锦看了一眼门外的二娘,他现在根本没有心情欣赏美女,乘上马车一路上还在整理繁杂的思绪。

  这不是梦,非但不是梦,而且他还是个十五岁的王爷。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至少王爷不用再出去给人打工,住廉价的出租屋,成天抱怨没有美女看得上自己,过着朝九晚五的苦逼生活。

  可是纵然有王爷的身份,褚家的没落也让褚锦感觉到有人要把褚家踢出帝都的权利核心地带,甚至自己有可能还会被褚家战场上的死对头派人暗杀。

  到了皇宫大门前,在临下车的时候二娘轻轻拍着褚锦的肩头安慰道:「锦儿放心,二娘会为你做主的。」

  褚锦勉强笑了笑,他根本没有看颜雅心一眼就下了马车,往上朝的地方赶去。
  朝廷上一派肃穆,褚锦站在靠前的位置,只有十五岁却有着一米八的个头,身板硬实,脸部的轮廊却像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有的大臣在正式上朝前都开玩笑说让他去文臣的队伍里站着。褚锦没有当回事,他只是低着头静静等候圣上临朝。

  圣上来了之后行见礼,整个朝堂的气氛瞬间变得剑拔弩张,三个皇子却显得很淡定。

  先是处理了一些有争议的公文后,圣上终于点出给是褚锦封王和三个皇子安排历练的议题。按照惯例,这些皇子会被圣上封地,然后他们各自去打理自己的封地,谁的封地管理得好,皇位就是谁的。褚锦的话只是顺便给他封王而已,走个过场就行。

  褚锦刚松了口气,其中一名一直和褚天刚不和的文臣却在这时候站了出来:「陛下,褚家一门忠烈,虽然褚锦尚还年少,但微臣闻听他在家中苦修武技,这份赤胆忠心延承了褚家的遗志,让老夫甚是佩服。虽说褚锦现在已经无法带兵,可是他的一腔报国热血却无用武之地,臣甚感惋惜。」

  朝堂上的风吹草动又岂能逃过的颜晋的眼睛,他对自己的重臣还和一个少年过不去,感到有些不悦,可他也不明明说,只好顺着他的话问道:「哦?不知道叔重有什么提议,孩子嘛,鞭策可以可不要毁了褚家最后的希望。褚锦是褚家的孩子也是朕的孩子,朕不能让天刚走了还放心不下锦儿,另外,朕也不能寒了百姓和众将士的心。」

  文叔重刚忙弯腰回道:「陛下严重了,治国安邦,文锦在安邦上明显力有不足,但是他可以行治国一道,这样既能让他有用武之地又能延续褚家的荣光,您看。」

  褚锦依旧没有插话,心里却已经把文叔重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

  「继续。」颜晋也感觉文叔重说得没错,褚锦怎么说也是个王,而且还是武将世家的王,如果一点作用都没有,褚家在盛颜帝国会很没面子,连带皇家也会遭到其他两大帝国的鄙视。

  「简单,褚锦可以替代大皇子管理落日山脉外那一片肥沃的领土,或者干脆当作封地给他也可以,这样……」文叔重才开口其他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要流放褚锦。

  褚锦还没说话,颜雅心却走了出来说道:「文丞相,锦儿现才十五,你让他去那等野蛮之地,是当我这个二娘不知道前几任朝廷派过去的领主是怎么死的吗?土地肥沃不假但是那里都是一群什么人,你难道不知道?让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去抗这样的担子,你也」

  「皇妹!」颜晋皱眉一股淡淡的威严压下,颜雅心躬身一礼退了回去。
  看到自己的妹妹退下,颜晋这才看向文叔重,让他继续。

  「公主说的是,是叔重考虑不周。可是」

  文叔重正要解释的时候,褚锦却站了出来:「陛下,锦儿也觉得叔重叔叔说得对,我出身武将世家,落日山脉或许民风彪悍,还有成群的凶兽出没,但是我就要向天下证明,不是只有刀枪剑戟才能成事。治国安邦,只有内忧尽除才能让镇守疆域的战士无后顾之忧,锦儿愿意一试。」

  哗!所有人齐齐转头看向褚锦,这玩的哪出?他们都知道文叔重这么做就是想把褚家踢出去,军权空出来后大皇子顺理成章接手。按照目前帝国军队懒散的现状,大皇子要是能重振军威,那他就是褚家的接班人。把控帝国过半的精锐,手下能人无数,那帝王位置有一半就已经是他的了。

  以往褚家重来都是中立的,从不偏袒任何一方,他们也只听令圣上,现在怎么突然选择放弃,而且圣上也表明要罩着褚锦。

  「唉,锦儿啊,我知道你心里委屈。既然你倦了,那朕也就随你吧,但是你记住,朕这永远有你一个家。西岭岳凤岐听令,你派人进驻落日山脉,要是有个风吹草动,不问缘由直接处死有可能威胁到褚锦的人,直到锦儿让你离开你才能带兵退出难束关。另外,落日山脉外一直到西部疆域的第一个天险,难束关,都是锦儿的领地。朕封锦儿旭王,旭日东升,朕等你褚家再次一鸣惊人。好了,朕也累了,其他事以后再议。」一道道命令颁布,朝堂之上众人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皇恩浩荡,褚家在颜晋的心里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重要。

  颜晋没有想到文叔重居然会想着让大皇子拿下兵权,他需要时间好好考虑,这方面他还没有准备。

  褚锦随一众大臣退出朝堂之后就和颜雅心回到马车上。

  「锦儿,那种地方怎么能去呢?你知不知道那里盗匪横行,紧挨着落日山脉,依靠地利朝廷想要清剿都做不到,那些恶徒一头扎进落日山脉,我们想追都没法追。」

  「唉,我也不想。」

  「那你为什么还要。」

  「我尿急,天知道陛下怎么就忽然宣我进宫,我还没来得及解手就让你催着出门了。」褚锦双腿并拢在一起,颜雅心脑海里忽然蹦出褚锦赤裸的身体,她控制不住自己,很突兀的从座位下方拿出一个小壶递给褚锦。

  「不行不行,这不合适。」褚锦一只手捂着裆,摇头道。

  颜雅心看到褚锦害羞的模样,心里更是有种勾引他犯罪的冲动,她把尿壶放睇到褚锦身前:「切,你小时候我还经常抱着你在宫里洗澡,又不是没看过。你要不要?」

  「不要。」褚锦想也不想直接拒绝。

  「嘘嘘嘘嘘嘘嘘……」颜雅心也不着急,把尿壶收了回来,嘴里发出嘘嘘声。
  「二娘,你过分了啊。」

  「嘘嘘嘘……」

  「你!」

  「嘘嘘嘘嘘……」

  「你赢了,拿来。」褚锦实在是憋不住了,一把想要抢过她手里尿壶,却被她快速收了回去。

  颜雅心玩味的看了褚锦一眼,轻轻一挑夜壶的盖子,得意的看着褚锦说道:「宫里是什么地方,什么糟糕的玩意我没见过,有什么好躲的。」

  「艹,不管了。」褚锦实在是憋不住了,松下裤带后巨物直接弹到颜雅心脸上。

  褚锦一脸尴尬,赶紧调整弹道。膀胱得到施放,褚锦束缚的闭上眼睛,他没有注意道颜雅心看着他的老二双眼发直。就在水浒里传来呼呼声,褚锦也正感觉全身畅快的时候忽然感觉自己的老二被抓住。

  心下一惊,随后马车忽然一阵晃动,老二的弹道便宜,褚锦也顺势压向颜雅心。

  「对不起对不起。」褚锦摔倒的时候,没注意自己一只手正好抓在颜雅心成熟的乳房上,这一下把颜雅心抓得身体一颤,身子瞬间软了下来。

  颜雅心被褚锦的水枪渍了一脸的鸟,自己呼出的热气也把回过神的褚锦弄得心痒难耐。

  白了褚锦一眼,颜雅心不顾褚锦的尴尬,一手握住褚锦的老二把它对准尿壶:「你这个小坏蛋,小时候就喜欢欺负姐姐。现在姐姐年纪大了,倒成了你二娘。唉,是老了,以前你总是粘着我,现在除了吃饭外其他时间都很难见到你。」
  「二娘,你才三十怎么能说老呢?不过你不介意的话能不能先让我提上裤子咱们再聊。嘶……」褚锦脸色涨红。

  此时颜雅心正爱不释手的玩弄自己的老头,脸上还挂着尿液,手上却不断的揉弄自己的老二,褚锦差点没把她推到。看着胸前的两道雄峰,褚锦很艰难的移开视线,紧守最后的三观。

  「切,虽然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过,可是宫里那些不受皇兄待见的妃子和宫女平日里怎么打发日子我还是知道的。我是没这个福分了,自从我进了褚家大门,天刚从没进过我的厢房,就是要进宫或者吃饭,都是差人告知。」褚锦知道她说的话都是真的,皇家有威严但是他们的生活同样很糜烂。

  公主不是处也是常事,除非是得皇帝宠溺的公主,否则其他的公主会被太监宫女和妃子们带偏。颜雅心已经算是好的,她也是自己把自己的那层膜给玩坏了,好过别人是运动的时候不小心弄坏的,至少她自己给自己爽过。

  说着说着,颜雅心的眼角出现两行水珠,褚锦正要安慰两句的时候颜雅心忽然跪倒在褚锦身前,张开嘴一口将褚锦的老二吞下三分之一。

  「嗯……嗯……」颜雅心另一之后藏在衣服里偷偷摸摸的在给自己自慰,她还以为用自己的上半身能够挡住褚锦的视线,褚锦一看到她身体时不时的发颤就知道她在做什么。

  「二……嘶……」没等褚锦二出来,被颜雅心小嘴包裹的老二忽然感受到一股吸力,随后是颜雅心快速的让褚锦的老二在她的嘴里进出,一只手在不断的帮褚锦满足她小嘴照顾不到的地方。

  二娘小舌头好软,口腔里越发湿滑,褚锦双手抓住豪华马车的顶部任由二娘颜雅心施为,放弃了最后的抵抗。褚锦不知道,颜雅心是怎么学会这些东西的,但是王文此时好舒服,让皇上妹妹给自己打飞机,换做地球时候的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有这等艳遇。

  反复如此,动作机械但却很束缚,褚锦什么也不用做,只需要稳住重心就好。最难熬的莫过于颜雅心这个二娘,她再怎么用手给自己弄,尽管下面已经湿了一大片,但是她依旧没有得到满足,她好像让褚锦填满最后一块空缺,至少让她这个三十岁的老处女完整她的生命。

  「夫人,小王爷,回府了。」直到马车回到王府门前,褚锦依旧没有交货,颜雅心也没有得到满足,两人整理一番后从车上下来。

  回到府里,分开之际,褚锦对颜雅心说:「二娘,这些年辛苦你了。」
  「呜呜呜……」二娘泪水夺眶而出,一把将褚锦拥入怀里,放声痛哭。
  褚锦记得以前的颜雅心活泼好动,一双细长的柳眉下是一双古灵精光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总是喜欢磕在自己小脸上,不断的亲吻自己。那时候王文才七岁很是可爱,颜雅心已经二十二,她不知道自己最后会成为帝王家的牺牲品,尽管知道要守一辈子活寡,她依旧没有任何怨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